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中国小黑客汪正扬

2018-10-29 12:44:32

中国小黑客汪正扬:8岁写代码 5年敲坏顶配笔记本_IT_博客园,

中国小黑客汪正扬

13 岁的汪正扬火了。在本月举行的中国互联安全大会上,这名清华大学附中初二学生被称为 中国年龄小的黑客 。

我的目的是帮助站修补完善。 前日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汪正扬表示自己不会恶意利用络漏洞,同时否认自己进入学校答题系统是为了逃避写作业。

希望被称为 白帽子

入侵了学校的答题系统只为不做作业、利用黑客所谓 抓包技术 花 1 分钱买了 2500 块的东西、修复了 100 多个漏洞 中国互联安全大会期间,有关汪正扬的报道引发公众关注,对此汪正扬认为自己被 误读 。

我的目的是帮助站修补完善。 汪正扬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自己只是发现了那些站漏洞,相对于 黑客 的称谓,更喜欢别人称为 白帽子 。

在络世界, 白帽子 可以识别计算机系统或络系统中的安全漏洞,但并不会恶意去利用,而是公布其漏洞,使系统在被恶意利用之前来修补漏洞。

曾发现上百家站漏洞

了解到,早在今年 4 月,汪正扬就曾向 360 公司的库带计划提交过可能影响上百家教育站的系统漏洞。

库带计划工程师计东认为,虽然汪正扬提交的漏洞较为初级,但其络技术以及互联安全意识远超同龄人。

对话

汪正扬:不会用技术做违法的事

在汪正扬书桌旁,放着很多计算机编程的书,还有一本《乔布斯传》。皮肤黝黑、清瘦,带着黑框眼镜的 13 岁少年,很难与 黑客 形象联系起来,不过这位 中国年龄小的黑客 谈起电脑和络时的严肃表情,还是给人很 酷 的印象。

8 岁 触

写编程代码敲坏电脑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电脑和络?

汪正扬:8 岁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 偷 了半年 菜 后觉得光玩游戏没意思,开始尝试写一些小程序,开始就是凭着兴趣瞎写。爸爸看我那么着迷,就给我买了一个当时配置的笔记本电脑,我惊呆了。在这台电脑上我写了 5 年代码,电脑都敲坏了。

新京报:你是怎么学会编写程序的,都遇到过什么样的困难?

汪正扬:写程序没人教过,都是看书自学的,初学习编写 Windows 用的 VB 语言,代码都是英文所以进展很慢,要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记单词,不懂还得用翻译机查出后记下来。现在看来,我英语成绩比较好,跟一直学编程代码有关系。

新京报:在这个过程中有那些难忘的事情,对你有什么样的影响?

汪正扬:记得有次写一个程序卡壳了,气得我一个星期都没碰电脑,甚至想放弃。没想到很久之后我整理电脑时,才发现是有一个地方自己写错了。10 岁的时候开始办站,先是把吃冰棍的钱攒下 400 多块,买了一个现成的站主机,放上自己写的程序自娱自乐,坚持了两年多后去年 11 月份做了一个新站,上面也主要是自己用的内部程序。

之前我和别的孩子没什么不同,就是玩玩闹闹,是电脑和络让我明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太在意别人的评价。

新京报:对于编程序和办站,父母是什么样态度。

汪正扬:父母都不是搞计算机的,技术上的事想管也管不了,但也质疑过我,做这些浪费精力。他们会在我编写程序的时候问我在干什么,我会给他们做比较通俗易懂的解释,说这个做出来会是什么样并跟他们说这个事以后一定会有前途。

汪正扬的书桌旁放着很多计算机编程的书籍。汪正扬电脑编程等技术全部自学。

黑客 少年

攻击站才能找到漏洞

新京报:为什么会去寻找站漏洞?

汪正扬:经常有说那些站被黑了,我很好奇是怎么做到的,而上一些漏洞提交平台会在漏洞修复完成后把漏洞公开,我就去看,去研究。寻找站漏洞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尤其是发现漏洞的那种惊喜,另外一些厂商对找到漏洞的人还会有现金或是虚拟货币的奖励,可以交换一些商品。

新京报:寻找站漏洞,是不是意味着要去攻击这些站?

汪正扬:你想找到漏洞,必须要先攻击这个站,只有实现了这样的操作,才能给对方提交报告说这里存在漏洞,提出修补建议。

新京报:除寻找漏洞外,有报道说你为不写作业进入学校答题系统,还在站花一分钱买了 2500 的商品?

汪正扬:答题系统是我们学校买给高中部用,我们初中部是不用那种系统的,只不过我发现漏洞提交时开玩笑说,这回高中同学可以不用写作业了,结果被媒体误解了。那家站也是,站密码校验有一个地方出了问题,我就把原价 2500 元的商品修改成了 1 分钱,等于说有 2499.99 元的折扣。提交完漏洞后我把密码退回去了,没换任何商品。

新京报:毕竟你使用的是黑客技术,那你怎么去理解 黑 与 白 的差别?

汪正扬:有一些人整天在上黑站,遇到个人信息下载下来卖钱,遇到密码就放在自己的密码库里用来盗号,这样很不道德,是不对的。我是不一样的,我会立即告诉对方,导致漏洞的问题可能出在那里,如果已经公布了源代码,我会直接将修补漏洞的文件传过去。

新京报:现在别人称你为 年龄小的黑客 ,你怎么看?

汪正扬:我更愿意被称为 白帽子 。和黑客的恶意攻击不同, 白帽子 是善意的,他们发现漏洞都会及时提交给站,建议或帮助站进行修补,就像医生诊断治疗疾病。我不会用技术做违法的事,这一点很关键。

互联大会

现实中证明自己的存在

新京报:你是如何参加互联大会的?

汪正扬:找站漏洞同时,我也常在群里和朋友们交流,有人跟我提到市公安局和 360 公司的 安启明星 工程,因为和络安全有关,又是专门搞络安全的公司办的,就参加了,后来被评上了学员,这次开会时 360 公司也联系我参加。

新京报:在互联大会上,你的收获是什么?

汪正扬:的收获是可以和那些厉害的 大腕 们交流。我觉得跟他们在一起挺有意思的,在技术和其他方面都能得到很多宝贵的经验,让我觉得从事络安全是很有前途的。

新京报:互联大会的演讲嘉宾中,你的年龄是小的,会紧张吗?

汪正扬:非常紧张,我讲完汗都下来了,但没想过要放弃。我想让别人知道,我这个年龄也能搞络安全,我想在现实证明自己的存在,希望被注意到。

新京报:对于自己的未来,还有什么打算?

汪正扬:我希望通过努力能上个好大学,继续学计算机,还可能会去创业。我喜欢控制自己的节奏,不喜欢被控制。

本版采写/新京报黄颖见习陈瑶本版摄影/新京报浦峰

MT4出租
下水道疏通机
安吉碧桂园凤凰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