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信息港

当前位置:

魅影咒怨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长寿信息港

导读

田路从法院出来,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一群人冲了过来,指着他大声地骂着,“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早晚没儿女送终,老天会

田路从法院出来,外面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毫无规则地飘落下来。一群人冲了过来,指着他大声地骂着,“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早晚没儿女送终,老天会惩罚你的,哈哈……等着报应吧!”他身边的保镖及时地档在了他的身前,他上了车冷漠地扫了一眼那些追赶他车子的人。这场官司他又赢了,他不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只在乎钱。他知道他的委托人是一个无所不作的恶棍,那又怎么样,只要给他足够的钱,他就帮他脱罪……   几天后,他接到前妻的电话,让他无论如何要去一趟。下班后他开车去了前妻家里,一进门就看见前妻焦急地站在门口,问她怎么了,前妻面露难色,似乎有些难启齿,犹豫了半天才开口说;“是我们女儿的事,她前几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回到家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肯出来,几天了她自己呆在房间里不吃不喝,我都快急疯了。”   田路不耐烦地瞪了前妻一眼,向女儿的房间走去。女儿房间的门口很暗,田路叹了一口气,正打算敲门,突然发现门的右下角有一个破旧的小洞。他蹲下来,向里面看去。里面光线很弱,有个看起来黑乎乎的影子,应该就是女儿。   突然小洞里出现了一双死鱼般的眼睛正好和他的眼睛对视,那双眼睛血红的眼珠忽地滴溜溜一转。吓得田路“啊……”地一声惊叫,心脏咯噔一下。站立不稳跌倒在了地上,他想站起来,但腿软软的,不自觉地打着哆嗦。   只听前妻用颤抖地声音说:“不如把门撞开吧。”   田路定了定神,又向那个小洞看去,如今那里透着光亮,显然什么也没有了。他重新鼓起勇气,去撞门。门很结实,他费好大力气才撞开。前妻站在他的身后,只见女儿低着头坐在床上,她的头发很长遮住了脸。就在田路看她的那一瞬间,他发觉女儿瞥了他一眼,那眼神……田路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田路的眼睛迅速地离开了女儿,眼睛环视着四周,屋里被窗帘档得有些暗。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女儿,觉得她的脸很苍白,双眼通红。   田路担心地对女儿说:“爱爱,你的眼睛怎么……”   爱爱把头转向田路,因为迎着光,脸显得更加苍白,白得不正常,她的声音沙哑而尖锐:“我……没怎么。”   田路不相信,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不像他女儿,他严厉地说:“你把头发扎上,披头散发的像什么?”   爱爱哈哈大笑,声音低沉而尖锐:“那爸爸像什么,黑可以说成白,错可以说成对?”   田路被气的浑身颤抖,指着她骂道:“你个死丫头!要没有我赚钱,你以为你能穿名牌进名校,住这么的房子?”   前妻急忙拉住他说:“孩子还小慢慢讲道理。”   田路推开前妻说:“都是你惯的。”说完摔门走了。   刚走下楼,突然“碰”的一声,一个人掉在了他的面前。他大吃一惊顾不上害怕,扑上去大声叫着“女儿……我的爱爱……”爱爱的嘴边涌出了鲜血,她努力地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种奇怪的笑容,便没有了呼吸……   紧接着几天田路都忙着给女儿举办葬礼,火化那天殡仪馆的工人,摇头叹息地说:“前几天也有个女孩跳楼死了,听说是被一个禽兽糟蹋了,在审判中,那个禽兽找了一个没良心的律师,竟然帮那个禽兽脱了罪,女孩想不开便自杀了,真是可怜呀!”   殡仪馆工人的话令田路的精神有些恍惚,当他失去自己女儿的时候才发现,当父母的心像是被刀割一样,他突然觉得有些事他做的太绝了,以前不管谁骂他他都不在意,可是今天在殡仪馆的工人当着他女儿的尸体,说他没良心,他觉得脸红。   女儿的尸体还没火化完,突然涌进来了很多记者。当殡仪馆的工人知道他就是那个没良心的律师时,竟朝他吐了一口黏痰。田路心里升起一股寒意,面对越来越多的记者问话,他无言以答,他只好在保镖的护卫下先坐车回家了。   车开到他家楼下,田路心里非常沉重地走进家里。   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一惊,回头看见他新娶的妻子香香,她站在田路的身后,一脸冷冰冰地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怎么着?我还不能回来了!”田路一肚子气正好不知道冲谁发火。   香香“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卧室。   这一夜,田路睡得极不安稳。   香香早早就睡下了,不知道怎么着今晚香香的长发老是缠在他身上,让他感觉身上痒痒的,手也缠上了她密密麻麻的头发,他轻轻往外拉,他还没用力,头发连同一层头皮竟被他扯了下来。他看着血淋淋的头骨一阵干呕。香香仿佛没有察觉一样依旧睡的很香甜。   田路手里拎着头发,呼吸越来越重,他的手颤颤抖抖一把翻过了香香。   田路再也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鬼啊!”   在月光之下,香香正从床上缓缓坐起冲着田路呲牙一笑。田路吓得抱着头狂叫。突然他感觉脸上一阵冰凉,打了一个冷战他睁开了眼睛,发现香香拿着一个空着的杯子站在他面前,不耐烦地说:“三更半夜的你干嘛?拽的人头发生疼,真是神经病。”   田路没理她,刚才的梦让他俱惊未定,他走到浴室洗了脸重躺在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中他在想难道冥冥中真的有报应吗?   田路摇摇头,他不信,可是女儿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跳楼了?田路阴沉着脸,冷冷地盯着黑暗的屋顶。   清早,田路次在这么早来律师楼,他把车子开到地下停车场,办公楼里悄无声息地一刹那,他有种被大楼吃掉的感觉。静得让田路的呼吸声都显得格外响亮。他匆匆地上楼,他想要早点整理好一切,把律师楼兑出去,不想再干了,女儿的死让他筋疲力尽,再也无心做什么了……   就在这时他似乎看见有个人影一闪,这么早应该没有员工来,难道是贼吗?他急忙追了过去,那人转眼跑上了天台。他气喘吁吁地追上了天台,一个长头发的女孩静静地站在那里。“喂!你是谁?”田路大声地问着。  女孩慢慢地转过身体,田路的头皮一下子炸开了,仿佛有把无形的锤子击打着他的天灵盖。没错是她……是那个被糟蹋的女孩,后来跳楼自杀了,她终于来了!   田路僵直地站在原地,心脏疯狂地跳动着。眼前那张惨白惨白没有一点血色,一双恐怖血红的眼睛,正在狠狠地瞪着他。瞪着瞪着眼睛里流出了血泪,女孩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突然有个身影挡在了他的身前,田路站在她的身后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他能强烈地感觉到那是他的女儿,他想抓住女儿的胳膊,可是手穿透了她的身体……   田路呆住了,他的女儿飞身扑到了那个女孩的身上,转眼间两个身影向楼下坠去。田路跑过去,看见女儿紧紧地抱住那个女孩,女孩发出凄惨无比的哀嚎声。同时他听见了女儿的声音:“爸爸!不要再害人了……”   转眼间两个身影在将要落地那一瞬间化成一缕青烟,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接着天台上传来田路撕心裂肺悲痛欲绝的哭喊声。   后来田路没有结束他的律师楼,从此他再也不昧着良心颠倒黑白赚钱了,而是为了那些有冤情的穷苦人讨回他们应得的公道四处奔走。 共 257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六个方面详细了解癫痫的症状表现
标签

上一页:醒悟6

下一页:变成爷爷的手杖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