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信息港

当前位置:

星武狂潮 第0068章 夏老

2020/01/16 来源:长寿信息港

导读

星武狂潮 第0068章 夏老身形一掠,班铭飞出两三公里,这才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饶是如此,仍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好闻的酒香。接下来

星武狂潮 第0068章 夏老

身形一掠,班铭飞出两三公里,这才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饶是如此,仍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好闻的酒香。

接下来就是收场了。

班铭想了想,最终给夏老拨去。

猪婆的背景倒是可能更加犀利一些,但他不想不断麻烦她。

“班小友,好长时间没联系了,我一直很挂念你啊,怎么突然想着给我打啊?”接到班铭的夏老兴致很高,而且条件反射般咕噜咽了口口水。

班铭很无语,心道您老真正挂念的是冰火酿吧?

“夏老,又得麻烦您了。”班铭叹气道。

夏老倒是不觉得意外,呵呵一笑道:“就知道小友你不是池中之物,能力越大的人麻烦才会越大。”

班铭一愣,仔细想想这话确实有几分道理,随即就苦笑起来,道:“我这次的麻烦,完全就是无妄之灾……对了,我现在正有一坛冰火酿想要送给夏老你尝尝——”

“你在哪?我立刻就来!”夏老整个人都振奋了。

一个小时后,一艘磁浮舰迅速破空而至,但却在数公里停下。

一道身形从中飞出,那艘磁浮舰就原路折返。

班铭震惊,磁浮舰只有军队才有,夏老竟然可以调用,莫非真的是猪婆所说“断罪”组织的成员?而且,这应该算是公车私用吧?果然特权阶级就是不同啊。

就在班铭感慨的时候,夏老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达这片区域的上空,迅速降落在了班铭的面前。

夏老看上去跟上次见面没什么区别,依然是头发花白身穿唐装。

他目光看似随意地在面目全非的磁浮车以及同样面目全非的吴照身上扫过,鼻子狠狠抽了抽,眼睛晶亮道:“怎么有冰火酿的味道?”

班铭直接就佩服了,冰火酿馥郁香浓,但味道来得快散得也快,过去这么久时间,这里的酒气早已经消散一空,至少班铭自己是没有闻出来任何酒味,结果夏老却立刻就闻出来了,不愧是酒中老饕。

“这就要从头昨天说起了……”班铭简单地将自己跟吴东南的恩怨说了一遍,然后详细讲述了今天遭遇吴照的事发经过,最后叹气道:“就是这样了,说实话这次要不是我聪明伶俐,现在恐怕已经变成傻子了。”

“这人是吴照?”夏老似乎认得吴照,仔细辨认了一下,却怎么也没办法将这张浮肿青紫的脸庞跟记忆中那张儒雅面庞对等起来,忽然目光一凝,仔细看了看吴照的鼻子,抬头惊讶道:“你给他打了朋友针?”

“没有,大概是出车祸的时候他自己不小心扎上去的吧!”班铭断然否认。

夏老无语,起身来到消瘦男子身旁,看了看,道:“难道他也是不下心自己扎的?”

“我不知道啊?”班铭满脸无辜。

夏老失笑摇摇头,看班铭的眼神有些怪异:“班小友,你的胆子很大啊,明知道吴照家世不凡,也敢下这样的狠手?就不怕被吴家报复吗?”

“我要是不下狠手,吴照事后就会放过我吗?吴家就会保证不找我麻烦了吗?”班铭反问,淡笑道:“有些事情就该当机立断,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夏老看着面前这个面容比许多女孩还要俊秀的少年,眼神异样,因为从这少年身上,他竟看到了一种枭雄潜质。

说实话听了班铭的讲述之后,夏老心中很震撼,在当时那种不利的情况下竟然还能扭转局面,反客为主,这可不是普通少年所能拥有的冷静和智慧。

尤其是自己捏碎一坛冰火酿这点,简直就如同棋盘上神来之笔的妙手,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出这招!

不过有一点,夏老心中存疑,那就是班铭究竟是怎么让磁浮车突然失控的,要知道这种豪华车的安全系数可是非常之高。

夏老看着吴照的猪头脸,道:“这吴照在上层圈子里也小有名气,算是比较出众的后辈吧,在很多人眼中也是将来执掌吴家的热门人物,没想到今天在你这里阴沟翻船了,吴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吴家很厉害吗?”班铭疑惑道。

“四大门阀你有没有听过?”夏老问了一句,见班铭点头,当即继续道:“当今房阀阀主的一名小妾,就是吴家家主的妹妹,有了这层裙带关系,最近二十年来,吴家的势力增长得十分迅猛。”

“小、小妾?”班铭瞪大眼睛。

夏老不禁失笑,这小子果然奇特,不被房阀的名头吓到,反而关心小妾这回事儿,心下不由更多了几分欣赏,笑着说道:“虽说和婚姻法不符,但这种大的家族势力就是如此,阀主家主三妻四妾是常态,也是一种捆绑下层势力的有效方式……你可不要小觑吴家,需知枕边风是很厉害的,房阀阀主一怒,便和天子一怒也没多大差别了。”

“这不是有夏老您嘛!”班铭连忙拿出一坛冰火酿,凑到夏老面前,嬉笑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你这坛酒可不好拿啊……”看着那魂牵梦萦的熟悉酒坛,夏老眼睛都在放光,随即长叹。

话是这么说,夏老动作却一点不满,直接就把酒坛抱在了怀里,像摸情人一样地爱不释手抚摸,然后义正词严:“班小友你放心,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对了,我看你背包里鼓鼓的,是不是还装着什么好东西?”

夏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班铭手里的背包,估算着里面到底还装了几坛酒。

班铭把包抓得紧紧的,断然道:“没了,都是从学校带回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是嘛,呵呵……”夏老意味深长的笑笑,并未勉强班铭打开包来看看。

片刻之后,班铭在夏老的示意下先行离去,而夏老自己则是留在现场。

笑眯眯地轻轻拍打了两下酒坛,夏老看着班铭远去的背影,道了声后会有期。

他一点儿都不担心将来喝不到美酒,因为正如他先前所说的,能力越大的人麻烦也会越大越多,将来迟早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况且,正因为是好东西,慢慢得到才更符合老人家的乐趣。

夏老拿出打了一个,半个小时不到,五辆通体漆黑的磁浮车凌空而至,七八名男女下了车来。

“夏叔!”这些男女都恭恭敬敬。

夏老随意地道:“这两个,是吴家的吴照和他的保镖,居然想从我们‘断罪’成员身上敲诈武学功法,而且还动用了‘朋友针’,胆子实在有点儿大,收拾收拾,李浩,你带着这两个狗东西向吴家问罪去。”

名为李浩的长相敦厚的男子闻言,眼中顿时冒出犹如狮虎般的凶光,瓮声瓮气地狞笑道:“就是靠卖肉起来的那个吴家?以为靠上房阀就敢无法无天了!夏叔放心,绝对不会便宜了他们!”

一名容貌素雅的白衣女子蹲在吴照跟前,鼻子凑近轻轻闻了闻,美眸之中闪过异彩:“居然被反过来打了朋友针!这吴照倒不是个简单角色,做的坏事不少却从不留把柄,现在敲诈不成反而变弄成这幅模样?不知道是哪位弟兄这么大快人心为民除害?”

众断罪成员也都个个好奇得很,无论吴照还是他的那名保镖,都是上了“断罪”黑名单中的人物。

吴照狡猾非常,精于计算,而他这名心腹保镖更是染血不少,这两人都是地境修为,正面对上的话,就算是他们也都不能保证能够做到一举制服。

所以,对于那位反过来让吴照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兄弟,他们自是好奇得很。

夏老呵呵一笑,道:“一个很有潜力的种子成员。”

竟然是种子成员!

在场众人都是微微动容。

所谓种子成员,就是尚未正式被“断罪”确立名分的外围成员,就像一颗颗正在成长中的种子,也许将来会枯萎,也许会成长为参天大树。

一名种子成员,就能拥有这样的手段和实力,这让在场的断罪正式成员都是不禁震惊,看来用不了多久,断罪之中又会多出一个厉害人物!

夏老继续说道:“至于他是谁……磁浮车里的黑匣子记录了案发的全过程,你们看了就知道了,可不要太吃惊。”

“黑匣子中竟然有视频录像?这可是铁证!按道理以吴照的精明不该出现这种低级错误啊?”一名断罪成员惊讶道。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事情确实发生了。”夏老摇着头,心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这黑匣子的存在,自然也是班铭告诉给他的,当时他惊讶非常,不敢相信,直到找出黑匣子,看到里面的视频画面,才彻底无语地相信了。

这事儿就跟磁浮车为什么会莫名失控一样,都是无解之谜。

不过夏老有种感觉,这两件古怪的事情,或许都跟班铭脱不开干系。

几名断罪成员都争相去看黑匣子里面的画面,不一会儿,簇拥在一起的众人都纷纷发出惊呼。

“好秀气的女孩——咦,有喉结?”

“好年轻啊!”

“我记得他的资料,是叫班铭,一一三区沐家崩坏就跟他有关!”

“三号军区王耀国倒台事件也是因为他呢!”

“有意思……”

夏老笑眯眯地看着。

忽然……

“咦,夏叔你怀里抱的是什么啊?从刚刚开始我就很在意——哇,我一说就抱得更紧了,肯定是好东西!”

“是啊,夏叔,看一看嘛!”

“不用想,肯定是好酒!”

“夏叔你不是经常教导我们,好东西要大家分享?”

“哇,夏叔你真是老当益壮,居然抢不动你!兄弟们,赶快搭个手!”

“这是什么酒,怎么这么香!”

“咦,我脑袋有点儿晕……”

新晃县中医院怎么样
二炮总医院怎么样
广东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昆明牛皮癣治疗方法
陕西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