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不败军神 第182章 中日和约

2020/01/16 来源:长寿信息港

导读

不败军神 第182章 中日和约第二天一早,吴畏照例先到学校里来上课。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迁安市人民医院承德白癜风医院地址衡水哪家白癜风医

不败军神 第182章 中日和约

第二天一早,吴畏照例先到学校里来上课。<-.(首发)叶知秋虽然答应他会过问溥觉的事情,但是想来就算大总统勤勉,司法部的老爷们办事也没那么痛快,大公司辞职还得走个流程呢,司法部这么大的衙门,公文流转一圈只怕比顺丰要慢得多,所以他倒也不用着急过去。

最近一段时间他天天买报纸,报童都已经认识他了,看到他的身影出现在街道上,顿时一溜烟的跑过来。

吴畏随手给了孩子一角钱,接过报纸摆手示意他不用找了,那孩子顿时喜笑颜开的跑了,其他几个落后一步的报童不免有些沮丧。

不过穷苦人家的孩子天天都是挫折教育,自然没什么玻璃心,谁也没指望只做吴畏这一单生意。没抢着的也就感慨了一下手快有手慢无,就又各自挥舞着自己手里的报纸叫卖起来。

吴畏拿着报纸还没来得及打开看,就听到报童大声吆喝道:“快看快看,中日和约签订,朝鲜藩国不保……”

吴畏一愣,他昨天就已经从叶知秋的嘴里知道了中日和约的内容,这时奇怪的只是这报童口中的简介是谁给写的,这也太标题党了。

要知道日军实际占领朝鲜还是在清帝退位之前。

共和国成立后,和日军在鸭绿江边狠狠打了两仗,就是在中朝边境上打的。

按照清日之间的书面文件来説,日军现在还实际占领着共和国在鸭绿江东岸的大片土地。但是现在听这个宣传词,倒像是朝鲜藩国是在叶知秋的手里失去的。

他要往军校去,需要经过燕京大学的后门,今天那里竟然聚集了很多学生,里面似乎有人在大声演讲。

吴畏对学生这种群体自发组织的活动没什么兴趣,总觉得这些年青人折腾不到diǎn子上。

他穿了一身国防军的军官服,从一群学生中间穿过自然惹眼,人群里钻出一个人,竟然是罗周道。

吴畏昨天去总统府赴宴的事情被于靖这个大嘴巴传了出去,晚上倒是有不少人等在吴畏住宿的小院子里看热闹,可惜吴畏出了总统府又去了秀云那里,后来天色晚了,学校要查宿,所以众学生们都散,罗周道这还是刚刚看到吴畏。

他拉住吴畏先恭喜了一番。吴畏对和叶知和吃饭这种事没什么感想,只是觉得菜少,还有叶知秋不够敞亮,后面那碗红烧肉没吃着几块。

不谈总统家宴,他倒是很好奇学生们都在后门干什么,一问才知道是有人在组织,英国人强行推动中日和约通过。

吴畏不知道这时代要不要先报巡警局批准,本来想让罗周道不要去凑这个热闹,可是看罗周道和他身边同学们的热情劲,倒也不好相劝,于是就想告辞。

一个吴畏不认识的学生拉住他叫道:“你是军人,这样丧权辱国的条约难道就甘心吗?”

吴畏不着痕迹的挣脱了那人的手,淡淡説道:“正因为我是军人,所以只会用枪杆子説话,如果轮到我来发言,那就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可没有这么热闹。”

那个学生被吴畏话里的阴森杀气一逼,竟然説不出话来,眼看着吴畏挤出人群走了,这才反应过来,向罗周道问道:“这是谁,敢发如此大言?”

罗周道苦笑道:“这位还真不是大言不惭,他在辽阳城下杀了几万鬼子,的确是习惯用枪杆子説话的。”

那个学生愣了一会,这才明白过来刚才和自己説话的人是谁,顿时吓了一跳,觉得身上汗出如浆,一时竟然呆住了。

吴畏进了军校,就发现这里的气氛也和往常不太一样,看起来中日和约的消息也传到这里来了。

在路上遇到的几个教官都是匆匆而过,看起来也都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第一节课不是吴畏的,不过吴畏看看气氛不对,干脆不去办公室,转身向步科的大教室走去。

果然很多学员都聚集在大教室里,能装一百五十人的教室里至少挤了二百人。像马宝这样的高级军官还能坐在一边吸烟,李康等青年军官已经在很热烈的议论起来。

军校离燕京大学太近,早上就有学生过来串联,年青学员们颇有一些心动的,就连蒋方震也混杂在其中,倒是蔡鄂站在人群里只听不説话。

这一期短训班已经接近结束,大家的成绩都有目共睹,蒋方震和蔡鄂、李康三人被称为一期三杰,算是年青军官中的杰出人物,他们三个有什么行动,大多数人都是要响应的。

吴畏站在一边听了几句,看不是路,分开人群大步走上讲台,重重的敲了一下桌子。

学员中有不少校官,吴畏的将校服自然不会显眼,现在离上课时间还早,通常教官们不会早到课堂,所以学员们刚才根本没有注意到人群里混进了奇怪的东西。

现在吴畏自己跳出来刷脸,他算是威名素著的了,虽然年纪比很多学员还要轻,但是战功赫赫,死忠米分本来就多。前些日子平叛时干净利落的指挥风格也很得学员们拥护,所以发现他看上去有些生气,众学员们立刻都闭上了嘴巴,鸦雀无声的看着吴畏,等他开口説话。

吴畏站在讲台上,先看了一圈众学员们,发现不只步科的人,就连炮参两科的不少年青学员也在这里。

他平静了一下情绪,大声説道:“你们怎么了?签个条约你们就嗨成这样?要是日本人打到城下了,是不是我还得给你们准备锣鼓唢呐?”

他指着众军官们骂道:“我到学校来的时候,有人叫我一起去,我告诉他们,我们国防军信奉的是枪杆子主义,对敌人从来都是用枪口説话,没有打嘴炮的习惯。”

他缓了一口气,又説道:“我们国防军,就是国家养的狗,咬人的狗不叫唤,叫唤的狗不咬人。你们出去喊几句口号,就能把朝鲜要回来了?我告诉你们,想要平等,先把刺刀磨得够锋利了再説。”

説到这里,他挥手説道:“不要以为这个条约签了,就从此天下太平了,这不是和平,这是停战。我们受到的屈辱,就得依靠我们自己一刀一枪的再打回来。”

他用手指了一下学员们,“不是步科的都回自己教室去,步科的都回到座位上,准备上课。”

看着学员们慢慢散去,吴畏这才从教室里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王文林站在教室的后门边,正看着自己。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会,王文林向他diǎn了diǎn头,转身走了。

吴畏不由自主的摸了摸鼻子,心説这帮老家伙都搞什么鬼,有话就不能痛快説吗?

益阳市第三人民医院
迁安市人民医院
承德白癜风医院地址
衡水哪家白癜风医院治疗好
泰安市治牛皮癣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