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才相士 第九百三十七章 坐床典礼 下

2020/01/18 来源:长寿信息港

导读

天才相士 第九百三十七章 坐床典礼 下央吉玛抱着梳洗打扮后的转世灵童,在格桑活佛和几名哲蚌寺老喇嘛的簇拥下,缓缓朝坐在主席台上的班禅走

天才相士 第九百三十七章 坐床典礼 下

央吉玛抱着梳洗打扮后的转世灵童,在格桑活佛和几名哲蚌寺老喇嘛的簇拥下,缓缓朝坐在主席台上的班禅走了过来。这也是坐床典礼的一个重要过程,只有班禅认可,才能打消世人心中的疑虑,才能确认这灵童是德朱活佛的转世。

当班禅的手覆盖在灵童的额头时,场内顿时响起轰鸣的诵经声,哲蚌寺内的铜铃和钟鼓一时间也悉数发出轰鸣声,那些焚烧的香烛汇聚出的烟雾,也比先前大了许多。

寻常人在这声响中只觉得心神无比宁静空灵,但在林白眼中,却是看到那些纷繁错杂的信仰愿力在这一刻,居然朝着转世灵童的xiǎoxiǎo身躯汇聚而去。看到此处,他不禁轻轻感叹出声,从婴童之时便能有如此之巨的信仰愿力加持,这xiǎo家伙以后成就定然不可限量。

仪式一项接着一项,有条不紊的进行。由班禅抚dǐng祈福之后,然后由班禅亲自从央吉玛怀中接过灵童,开始向供奉着松赞干布和大日如来以及宗咯巴等传承祖师献上祭品,最后在班禅的带领下,盘腿坐于像如来佛坐的莲花墩上,开始受前来观礼的信众礼拜。

如果是寻常孩童,遇到这种阵仗,看到如此之多的人群,恐怕早已惊骇的哭泣出声。但这xiǎo转世灵童却是恍若未觉般,双眼微微眯着,反而显得极为享受,而且xiǎo手更是自觉无比的抓住了一条缠着彩绸的三尺细棒,在空中不断挥舞。

要知道这个步骤可是坐床典礼最重要的部分,这些信众笃信只要被灵童持着的彩绸细棒碰到额头,就会得到无上的光荣与幸福,活着大吉大利,死后可升天堂!

眼瞅着转世灵童如此灵异非常,那些信众心中哪里还有半diǎn儿狐疑,磕着长头便朝转世灵童走了过去,恭恭敬敬的献上带来的祭品后,便去轻轻触碰彩绸细棒,换取赐福。

仪式缓缓进行,当在场的信众悉数被赐福之后。灵童由班禅亲自换衣,穿上黄缎长袍,带上黄缎尖帽,足登黄缎高靴,而后以朱笔在他的额头轻轻一diǎn,然后抱着他放置于一张在黄色绸缎华盖覆盖下,铺着黄缎的床上,然后由几名铁棒喇嘛高高举起。

到这一刻为止,仪式完全结束,从此以后,再不能以转世灵童来称呼这孩童,而要改成为朱古,也即活佛!不管是白发皑皑的老人,还是婴童,只要是信仰藏密传承的人,都要对他持有足够的崇敬,将他视为哲蚌寺的主宰,等到他年满二十岁后,亲自接管一切。

如山呼海啸般的诵经声下,格桑活佛缓缓走到近前,将灵童抱在怀中,双眼中满是泪光闪烁。刚才班禅已经亲自发下钧旨,从今以后,将由格桑活佛来担任转世灵童的坐师。前。前世为师,今世为徒,这是怎样都説不清楚的缘法。

看着眼前的一切,林白心中感慨不已。转世之事虽然看似飘渺虚无,但实际上却是有迹可循,而且似乎一切都冥冥中有了注定之数。而且不知为何,每当林白望向灵童那双通透的眼眸时,总感觉自己看向不是一个刚坠地的孩童,而是看透了世事变迁的花甲老人。

怨不得那么多人苦苦追寻,想要明悟自己的前世来生。其实这就是个贯穿了人类历史的命理:从何处来,向何处去?!这个问题谁都説不清楚,谁也无法解释,即便是林白,都只能説自己只是摸索到了diǎn儿皮毛,根本无法究其根本。

“林白,你跟我来一趟,我和班禅要跟你商量些事情!”就在林白心中感慨这些事情的时候,刘军文却是疾步走了过来,神情分外肃穆。

林白diǎn了diǎn头,向萧薇diǎn头示意了一下后,便跟着刘军文朝哲蚌寺内的静室走去。就算用脚趾头想他,他都能想到自己这二舅如此严肃肯定是为了丹增的事情,那老家伙的身份无比特殊,牵扯极大,如今不明不白死在他手里,总得想出个交代和化解的办法。

“事情就是这样的事情,具体要怎么处理,还得二舅和班禅你们拿主意!”将自己和丹增斗法时的事情説出后,林白缓缓开口。

听着林白的话,班禅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不为其他,而是林白给出的消息实在太过骇人,“林白,你能确定丹增实际上并不是转世灵童,而是被人以**力施展了逆天手段,改换了他和洛珠之间的气运,让他们的夙命产生了转换?”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xiǎo班禅身为宗教界的领袖,对神秘事宜了解那么多都如此惊讶,更不用説是刘军文这样的普通人,林白这话实在是把他吓了一大跳。如果眼前的不是林白,而是其他人説了这消息,恐怕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我绝对不会看错!”林白缓缓diǎn头,沉声接着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丹增当时根本没有理由会去用洛珠的精血来祭奠!”

班禅闻言默然以对,刘军文眉头也是紧皱。他们实在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这样做究竟又是为了什么原因。但他们明白,不管那幕后之人是为了什么,绝对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恐怕藏区要迎来一段时间的风雨飘摇了。

“刘将军,这件事情我会找些可靠的人仔细研究,然后来决定怎样向外界公布。还请你转告当局,静心等待些时日,我一定能做出满意的答复。”xiǎo班禅沉吟良久后,露出和他面容完全不相符的成熟之色,对林白道:“林白,这件事情还请你替我们保密!”

“班禅放心,这里面的关节,我自然清楚!”林白微微diǎn头。开什么玩笑,丹增这件事情牵扯极大,关乎藏区的稳定,就算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都绝对不敢往外乱説。

“如此甚好!”班禅轻舒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意,对林白温声道:“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是准备在哲蚌寺休息些日子,还是有另外的谋划?”

话音落下,刘军文的双眼也落在林白脸上,想要听听他这个大外甥接下来要做什么!

“我要去金陵一趟,调查清楚一些事情!”林白眼中露出炽热神色,一字一顿道。

黄梅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进贤县中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癫痫病治好费用
广西治疗盆腔炎医院
淄博癫痫病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