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信息港

当前位置:

雀巢连环计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长寿信息港

导读

11点不到,张厂长就带领着厂里一班人马,站在厂门前张望,路上车来人往就是没看见自己厂的那辆小轿车,他渡着步,心里盘算着:要是对方能订自己厂5

11点不到,张厂长就带领着厂里一班人马,站在厂门前张望,路上车来人往就是没看见自己厂的那辆小轿车,他渡着步,心里盘算着:要是对方能订自己厂50台加工机,今年全厂职工的工资就算有着落了。要是能达到100台,不但可以还一部分银行的欠款,嗳,不还贷款,先上个新产品,说不定明年厂子还能翻个身——越想越觉得,今天这从天上掉下来财神爷自己一定要招待好。  事情是这样的,老张的一位几年不见的老朋友,从外地打来电话说:自己办了个公司,主要是做点机械产品买卖。几年下来尽跟洋鬼子打交到,人家赚大钱,自己仅赚了点小钱。跟洋鬼子打交道,挺辛苦的。于是想在国内想想办法。目前除了西部,国产机械还能有谁要,想趁开发西北的机会赚几个钱。因此想到老朋友的这个厂,想先弄点产品趟趟路子。老朋友在电话里约定三天后,也就是今天,派个人到厂子里谈谈,用了一句现实下非常时髦的话“有钱大家赚吗”挂断了电话。  对于自家的产品,张厂长心里还是有数的,式样是老了一点,功能是差了一点,但质量还是可靠的呀,发达地区没人要,边远地区还是可以的,至少价格还是一大优势。  X市到本地的火车就一趟,10点40到,所以,张厂长带了全班人马恭候财神爷,看了看表已经11点10分了,张厂长不免心里有点着急,副厂长老李看出老厂长的心情,宽慰地说:说不定火车误点,或者咱们司机找不到人,人又不认识,又没说几车厢几号——。正说着,大家看见本厂的汽车一溜烟儿飞奔而来,转眼到了厂门前,张厂长对司机小李埋怨道:怎么这么晚。小李说:“差点没接着,我在硬卧转悠了半天,没想到人家坐的是软卧,直到人都走干净了,我才看见他在站台上等着呢。”  来人西服革履,系着名牌领带,昂首阔步地很有派头,伸手取出一张镶金边儿的名片,用两个手指夹着送到张厂长面前,张厂长双手接过来一看,名片镶着金边儿,还散发着阵阵清香,上写‘XXX责任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严浩博’,下面是地址、电话、传真、手机号码等。张厂长心里想:真是的啊,士别三日就当刮目相看。这老朋友的手下都如此气派,可不是当年和自己一起跑供销蹭候车室过夜的那个老伙计喽;看如今这架势,可不是赚了点小钱的主儿。张厂长请来人来到厂长办公室,寒暄了几句,赶忙就拉着来人去当地的酒店吃饭。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大家都熟悉了许多,严助理说,我们总经理讲了,和张厂长是老朋友,也不指望在这儿小买卖上发什么财,让我全权负责,有什么尽管直说。三杯酒下肚,协议就签了,严助理慷慨地说,咱们虽是初次见面,没有共过事儿,但既然我们老总和张厂长是老朋友,我就信的过。我今天就先付50万算是定金,说罢取出手机,当着全桌人的面儿,让家里先电汇50万来。遇到这么一位办事爽快的主儿,在座的几位厂长、科长们没有一个不高兴的。“不过——”严助理拉着长声说:“生意场上的规矩大家也该明白,谁会给你白跑腿呀,总得——”说罢用手比划了一个点钱的动作。张厂长连连说“懂,懂,懂!”说罢赶紧让会计科长取来1万现金交给严助理。严助理接过用报纸包着的1万块钱,不屑一顾地打开包翻了翻,自言自语地说,哎,怪不得你们的东西卖不出去呢,咳!只当白忙活一回,帮个忙。张厂长连忙说: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厂能拿出来的都拿出来了,等您的汇款一到,我们马上就——  “信不过我,是不是?!”  “不是,不是”  严助理一脸不乐地说:“好了,好了,要不是看我们老总谁愿管这闲事儿,给我开个房间,我累了,要休息了。”一席话弄得大家不欢而散。  张厂长回到厂里,厂传达室的老赵头就来了电话,说是有一个姓黄的年轻后生找。来人自称是黄某的侄子刚从X市来。见了张厂长,张口就叫‘张伯伯’,说是火车中午就到了,等到了半天,没见有人接,以为叔叔没联系好,就自己坐公交车来了,由于路不熟,这会儿才到,说着拿出黄某的亲笔信。张厂长急忙叫人去抓姓‘严’的,可早已是人去楼空了。桌子上只给张厂长留了一盒散发着油墨香味儿金边儿名片。张厂长暗骂自己是天下笨、笨的大笨蛋,怎么凭张名片就叫人给坑了呢?!  再说这姓黄的后生,一切证件手续齐全,作风和那个姓严的也大不相同,他认认真真看产品,仔仔细细检查质量,寸利不让地讨价还价,请他吃饭他谢绝,豪华宾馆他不住,只住厂招待所。经过第二天一整天的考察,商定:售出后每台提20%的代理费,先试销个3-5台,销路好再正式签合同。张厂长暗自叫苦,这小兔崽子比猴还精。但为了全厂老少爷们,张厂长也只好认头了。看着5台机器连夜装上车运走了。张厂长才长长舒了口气。  不料,二天以后一对衣冠不整的男女又来找张厂长,男的也说自己姓黄,说女的是他秘书姓夏,他们说是手提箱在路上被人骗走了,一切都丢了,由于没了证件还被收容了几天,幸亏收容站打电话到单位核实了情况,才放了他们。听了小伙子的述说,张厂长将信将疑,急忙给老朋友打电话。老朋友不在,接电话的人又总是含含糊糊,张厂长真有点儿急了,拍着胸脯说自己和黄经理是生死之交,人家才透了点风,说,据说经理的侄子跟个什么夏秘书在什么地方,出了点事儿,被收容了,他亲自去接他们回来,再问就说不清楚了。张厂长听罢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让张厂长闹心的还不止这些呢!这对狗男女只在厂招待所住了一会儿,就闹得全厂鸡犬不宁了。女的哭哭啼啼,说是男的骗了她,说好这趟陪他来给5万块钱的,现在可好什么都没了。男的也不甘示弱,大声吼到:要不是你贪那点小利,何至于被人骗,弄到这种地步……。依张厂长的脾气真想让他们马上就滚。可是碍着老朋友的面子,没办法也只好耐着性子,冷冷地告诉他们:老黄就来,你们的事儿找他说去,别在这儿瞎嚷嚷。姓黄的小子一听,气立刻泻了一半,扑通一声给张厂长跪下了:“张伯伯,我叔叔来了非打断我腿不可,您可得帮我想想办法呀!”张厂长知道,老黄这侄子从小没父母,一直跟着老黄,老黄待他就象亲生儿子的一样,因此也就娇生惯养,但没想到竟变成了这副德行。看看眼前这样子,不管也实在是不行了,再说真要是老朋友来了,气出好歹的来也不好办。于是指着小黄的鼻子吼道:“还不赶快让这骚货给我滚!”“什么?!让我走?没那么容易!不拿到我那5万,我决不出这个门一步,——”小黄抱住张厂长的腿哭丧着脸说,张伯伯,您可得救救我。张厂长心里压了三天的火气,终于爆发了:“钱,一分也没有。再不走我就叫警察了。”“叫警察,我犯什么事儿拉啊?!再说我们也是今儿刚出来的,反正横竖咱也是不要脸的,真闹起来看谁怕丢脸。”夏秘书一脸无赖相。张厂长瞪着姓夏的,真想一个大嘴巴煽她个满脸花。小黄抱住张厂长的腿摇晃着说:“张伯伯,张伯伯,千万别报警,千万别报警,要是报了警,我这辈子就完了。”又对夏秘书说:“钱我给,我给!”小黄又转过脸对张厂长说:“张伯伯,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改,今天您借我点钱成不成,将来我一定还。”  张厂长心里明白,报警怕不行,一则没有理由。再说这娘们也未必没进去过,看样子这唬不住她,再这样闹,自己脸上也不搁,看这娘们估计一分钱不给,休想打发走了。可把钱给这混蛋,也实在是心里不情愿,不过张厂长毕竟是个老实人,经不住这对狗男女的软硬兼施,终于叹了气,对小黄说,唉!这两天打着你们的旗号来过俩骗子了,厂子的钱也被骗得差不多了,我背着你大妈从家拿了几千块钱,原是怕厂子没钱招待你们,现在看来也用不着了,你们拿了钱赶快给我请,再不走,我的老脸也叫你们给丢尽了,厂里人知道我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这厂长还叫我怎么当!说着说着几天来的辛酸苦辣一起涌上心头,鼻子一酸,落下两行热泪。小黄见了张伯伯落了泪,眼圈也红了,似乎也真的动了感情,连连说:“张伯伯,我一定学好,您就放心吧!欠您的钱我也一定还,一定还。”“钱,我不指着你还,只要你接受教训,能学好,我就知足了。”“一定,一定。”小黄连连说。  忽听有人喊:厂长,有长途,快去接电话。张厂长起身,揉揉眼睛,对小黄说,大侄子,快让她走吧,我真丢不起这份人。说罢赶去接电话。  来电话的正是老黄,老黄在电话里说:“真对不起,我侄子和夏五叔,”“啊?‘夏五叔’不是夏秘书呀!”“对,夏五叔,在路上把行李丢了,没了证件,被公安收容了,为了防止冒名顶替,非让我们去个人认认。没办法我只好自己走了一趟,这不,刚把他们接回来,打个电话告诉你一声,你那儿看来得过几天再去了,——”“啊?!”张厂长听了只觉得两眼一黑,腿一软瘫在了地上。    尾声  这三拨骗子原来是一伙的,他们先骗了老黄的侄子的行李,又发现他们因没了证件被收容,于是就想再骗骗张厂长,次时还不清楚张厂长认识不认识老黄的侄子,所以没有敢用他的名义骗,后来发现张厂长并不认识老黄的侄子,因此又来了个回马枪,外面的同伙一直监视着老黄和他侄子,本来可以保证没问题,可是那个小子胆子太小,仅弄了几台机器就赶紧溜,后听说收容后需要有人认领,就又去了第三次,因在电话里听对方把‘夏五叔’说成了‘夏秘书’,因此想了这的这一个阴招。演了一场戏。骗走了张厂长的一点血汗钱。   共 36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辅助生殖技术
昆明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昆明较好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枫叶3

下一页:的夕阳温度

友情链接